“90”后老兵尚继辰:打回来三次 我们仍要渡洋河

作者: 未知 来源: 网络 2019-11-07 09:02:40

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青春,每一个青春蕴涵一个故事,而每一个故事又诉说着一段梦想。在火热阅兵训练场上的他们带着不同的梦想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,摩拳擦掌准备实现自己的梦……

父子两代人续写“强军梦”

三僚车,在装备方队阵列中离检阅台最远,也是大家公认僚车中最难驾驭的位置。可不知为何,某装备方队的驾驶员曹丛对三僚车却“情有独钟”。

曹丛的父亲曹景春曾是一名地导部队发射车驾驶员,长大后曹丛选择参军入伍,刚巧就在父亲的老部队。因为出生时父亲已经退役,曹丛只是大概知道那是一支英雄部队,这支部队里的二营被称作“英雄营”。

2015年,曹丛被选为胜利日阅兵的一名驾驶员。受阅前夕,得知自己的位置最终被定为四排面三僚车,曹丛有些失落。电话那头,听说这个消息后的曹景春却异常兴奋:“小子,你爸当兵那会儿参加过1981年的华北大阅兵,开的发射车位置就是四排面三僚!”

1981年华北大阅兵 资料图

那一晚,挂断电话的曹丛久久无法平静:父亲竟然也参加过阅兵?居然还和自己开的是同一个位置!

历史就是这样的巧合,儿子沿着父亲的车辙见证了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,四排三僚这个位置也记录下了两代人的无悔青春——

新中国成立之初,承载着捍卫祖国领空的神圣使命,地空导弹部队应运而生,代号“543”。1981年9月,这支神秘部队首次公开亮相,昂首列阵受检阅;

2015年9月,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战车驶过天安门。这一年,地空导弹部队高、中、低空,远、中、近程三型兵器“全家福”式集体亮相。

2015年“9·3”大阅兵 资料图

曹景春当兵的时候,地导部队还是以第一代防空兵器为主,那时曹景春最大的梦想是能赶上换装,可直到复员回家,曹景春也没能实现愿望。今年,曹丛再次参加阅兵,开的依然是三僚车,装备性能却大大升级,算是圆了父亲当年的梦。

不久前,曹景春给儿子打电话,念叨说家里拆迁,搬家时丢下不少东西,当年在部队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也遗失了,难过得好几天没睡好觉。

曹丛在电话中宽慰着父亲,心里早已做好打算:等圆满完成阅兵任务,就把自己受阅的照片送给父亲!

乘载员终圆十年“阅兵梦”

某装备方队乘载员孙少齐没想到,十年间一直埋藏在自己心中深处的那个阅兵梦还能有实现的一天。

孙少齐的爷爷小时候经历过抗日战争,被八路军从断壁残垣中抱出来,长大后参加抗美援朝,又被战友从死人堆里拖出来。孙少齐小时候听的最多的,便是爷爷哼唱的军歌。

在爷爷的感染下,2007年,18岁的孙少齐参军入伍,当兵第二年就赶上国庆60周年阅兵选拔,孙少齐考虑都没考虑就决定要去参加。那晚,第一个写好申请书的孙少齐问了战友才知道,义务兵不符合选拔条件。

孙少齐敬礼答词训练(王轶哲 摄)

这次没选上,不知道下个十年还有没有机会?就算那时候还留在部队,单位还有名额吗?那天晚上,孙少齐把申请书折好塞进日记本里,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。

十年过去,军旅生活把孙少齐锻造成一把尖刀。爷爷在去世前一直对孙少齐念叨着:“如果有机会,一定要替我到天安门前走一趟!”时间改变了很多,却不曾动摇孙少齐的阅兵梦。阅兵成了孙少齐心中解不开的结:“自己,还有机会走上天安门吗?”

今年,当听到连队要选拔阅兵任务人员的消息时,孙少齐欣喜若狂。最开始,孙少齐想成为一名装备驾驶员,但名额实在有限,在旅里选拔时孙少齐没有被选上。眼看着阅兵梦又要与自己擦肩而过,孙少齐不甘心,又申请参加乘载员选拔,终于赶上了阅兵的“末班车”。

孙少奇口令训练(王轶哲 摄)

年龄偏大,天天站军姿能受得了吗?方队第一次摸底,孙少齐排名倒数。在那之后,很少有人知道孙少齐付出了多少努力,但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看见了,这名老班长在考核中杀到了前三名。那天,孙少齐双手摩挲着荣誉证书,脑海中回忆起十年间的一幕幕,留下了热泪。

十年,孙少齐曾因阅兵梦破碎而流泪,也曾因对妻子的愧疚流泪,今天,他只为圆梦而流泪,更因军人的荣誉而流泪。

音乐达人笔下谱出“英雄梦”

在某装备方队,提起丁启泉,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作为音乐达人、创作才子,在去年旅里组织晚会上,丁启泉和战友组成的“英雄树”乐队演唱了一首以军旅生活为题材创作的民谣,一时间“吸粉”无数。

丁启泉唱歌不赖,军事素质也过硬。今年,单位接到阅兵任务,丁启泉如愿成为驾驶员候选人。出发前,这位“军旅歌手”接到一项特殊任务:给阅兵方队写队歌。

丁启泉在演奏架子鼓

写歌是丁启泉的看家本领,尤其是流行歌曲,可写队歌还是头一遭。方队的阅兵主题曲需要慷慨激昂的旋律,展现官兵风貌,反映决心意志,可不能随便写写,连续一周时间,丁启泉在笔记本上写了又划划了又写,挖空心思也憋不出一句满意的词。

任何创作都需要源泉。一次参观“英雄营”营史馆时,看着一张张泛黄的照片,丁启泉像是被打通了“任督二脉”,找到了创作灵感,当天晚上就把歌词写了出来——

“沿着英雄的足迹淬火成钢,走出整齐的步伐志气高昂,使命引领我涅槃重生,剑指沙场逐梦四方……”队歌取名《英雄梦》,对于这个名字,丁启泉有着自己的理解,这是“英雄营”的梦,也是他自己的梦。

丁启泉驾驶车辆(王轶哲 摄)

阅兵训练场上,丁启泉每天也在追逐自己的“英雄梦”。作为方队中为数不多的第一次参加阅兵的驾驶员,有段时间,丁启泉成绩起伏比较大。

为了多挤出点时间,连续3周,丁启泉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加练。在高温的驾驶舱里,人进去半分钟浑身就湿透,喘不上气,丁启泉每天中午就坐在桑拿房一样的驾驶室,反复体会琢磨,拿捏油门用力的幅度和力道,最终在方队考核中取得了前三名的成绩。

丁启泉检查维护车辆(王轶哲 摄)

这天晚上,丁启泉躺在床上,默默哼着自己写的歌,思绪已经飞向十月一日的天安门。那里,有他的“英雄梦”……

湖北快三投注


上一篇:高端SUV的豪华需求,越野车的全地形需求,2020款哈弗H9

下一篇:大妈模仿网红视频用敌敌畏洗头去头虱 结果被送进了ICU